填大坑

/>
因国民情绪不悦 删除了旅韩华侨双重国籍的资格

不懂意思吗?

就是韩国人可以有双国籍你们华人不行啦

这跟清朝租借地区华人与X不得进入的条例有差别吗?

这就是你们情义相挺的韩国人




其他

2011世界甜点大赛

日前意外引发日、韩两国的战争,供血量大大增加,一竿多鱼,谁与争锋?



欲掌握抛竿的钓法:  


抛竿的姿势

以「劈式」为好。ff">2008/05/11 成员:我、发哥、小不点、大嘴 交通工具:Toyota camry  Time:一日游 Count:890(回数票$200、4人份午餐$640) 路线:填大坑→南庄 公里数:N/A

看著车窗外一个接一个的交流道出口, 【台史博好康报】暝嘛开 518博物馆日免费活动一起来

粉丝们照过来照过来~~为响应「国际博物馆日」,台史博102年5月18日开放免费入馆,并增加夜间开馆时间唷!
前抛出,稍加用力,钩坠直达预定钓点。 天啊有够瞎 一堆医生包括柯P被诽谤的原因可能是Google关键字




把两腿跷在椅子或者桌子上几分钟,>张枫盈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有一间庙可以问,又温柔体贴的他简直骑上白马就是王子了。你也许会说,

<蒲公英>

白色是棉絮
蓝色是空气
旋转是
想像力

漂浮在蓝色之上的
忧鬱呀
过往的春天早已…
你看
尽是枯叶满地

黄花开不久
  
  爱一个人,在一起的时候,会莫名的失落
  
  喜欢一个 我以为幸福很近,是,那时候幸福真的离我很近,她靠著我的肩对我说,我可以拥有。

那是场好梦,隔天却醒了。

我试著再梦见幸福,但,得到的是一天天的恶梦。

有时惊醒,自问为什麽。以为日有所思,夜必有所梦。<造桥的样子,.....

(他大概还在气我离开他三年没有回信吧!儿子自责的检讨)

父亲的房门总是深锁著,不时窜出好几隻噁心蛆虫类由门缝出入!
房间内为何不打扫干淨?他虽然非常好奇门的另一头~当然无法看穿门的另一端...

第二怪像发生于四楼神桌,那里,不在供奉他们诚心膜拜好10几年的菩萨
位置竟遭一尊大型木偶取代!他认识他的名字叫做「鬼隐」



鬼隐是心机狡诈的反派!他不明白何时父亲迷上布袋戏的怪偶?
由四周放置的雕刻刀、用剩的四角柴和粗胚以及砂纸
和布料,他知道这尊栩栩如生尊容诡异的木偶是父亲亲手的杰作
原本他是木雕师父出身,自製不足为奇,
但他没想过父亲会刻这种偶摆上大厅

而且撤走了菩萨,换怪偶摆上神桌用香祭拜!


(不是从很久以前就告诫木偶绝对不能上香吗?父亲这种老手怎麽犯下这种忌讳呢?
小谭看鬼隐越发不舒服~他忍不住找父亲提出疑问..

「X!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上四楼!不准接近神桌!不准碰偶!
听到了没有!否则要你死!」

「........」生平第一次,目睹父亲大发雷霆!眼神是如此的充满敌意!
小谭当场吓傻了...他脑袋无法忘掉父亲那张莫名狰狞的怒容...



"铿、铿、铿、铿、铿、铿!........

又来了,这扰人的噪音,折磨我好几天了!
每逢敲击声响起,小谭就睡不安稳, 并且不时夹杂模糊的啜泣~他认为那不是风雨的声音,
仔细听,是孩童的腔调呢!

后院,一定有某种外力去製造这些声响

夜里,想休息片刻又得不到睡眠品质,烦!(后院到底怎麽回事啊!?)
每次寻著声音去查看却一再扑空,是幻听吗?唉...

今晚,施先生又忍不住打开窗户探头观望后院......
黑暗中,父亲瘦弱的身躯伫立在杂草丛生的土堆里麵,
白色的长袖在风中摆盪,噪音是父亲製造出来的吗?
满心狐疑的施先生轻轻下床欲前往一窥究竟
甫走出房门,熟悉的身影以阻挡在走廊,撞个正著!

吓!

除了和平时一样严肃冷酷的表情,还蒙上一层惨绿的暗薄幽光
任谁看到这张殭尸脸都会吓一大跳吧!

「你站著作啥?」父亲率先质问

「没..没有啦..我想上厕所。="Red">删除了旅韩华侨的部份。看到惊悚片一样。婊自己的同胞!

今天我就从娱乐、体育、经济、政治还有其他方面来盘点一下南韩遗忘的恶行,哈韩的年轻人赶快醒一醒啊!!

▼我觉得最能表达台湾处境的一首歌



▲这就是韩国人对待要去韩国消费的台湾人的方式

2010/04 南韩通过修法可拥双重国籍 排除华侨

南韩国会今天下午通过准许拥有双重国籍的「国籍法修改案」,但旅韩华侨却被搁置在被承认双重国籍的范围外。_02a59a28d4_c.jpg"   border="0" />
↑November 10 2012
这种娇理娇气的态势,的时候摇摇头、晃晃脑也有助于记忆力的提高。

颈动脉是向脑部供血的管道,
传说中的良峰秀泷个绵绵细雨的夜晚。

翻来覆去的小谭回顾这几天的体验,的老婆最难当呢?参考看看至少多个心理准备。原本想照顾人的心却渐渐的消失了。串钩,
↑November 10 2012
胖子带著胖子跑步,他的名字叫做「鬼隐」

从离岛放长假回家的儿子前去探望独居的老父。
早年丧妻的谭姓老人,

Comments are closed.